唐朝南陽慧忠國師感念侍者為他服務了三十年,想有所報答,


助他開悟,於是有一天,他喊道:「侍者!」

侍者一聽國師呼喚他,立刻回答道:「國師,有何指示?」

國師無可奈何地說道:「沒有什麼。」

過一會兒,國師又叫:「侍者!」

侍者立刻又回答道:「國師,做什麼?」

國師又無可奈何地說道:「不做什麼!」

如是多次後,國師不得已,改口叫道:「佛祖!佛祖!」

侍者茫然不解,反問道:「國師,你叫誰呀?」

國師只好明白地開示:「我在叫你!」

侍者不明所以:「國師,我是侍者,不是佛祖呀!」

慧忠國師不禁慨嘆地對侍者說道:「你將來可不要怪我辜負你,


其實是你辜負我啊!」

侍者分辯道:「國師,不管如何,我都不會辜負你,


你也不會辜負我呀!」

慧忠國師答道:「事實上,你已經辜負我了。」


慧忠國師與侍者,誰辜負了誰,


這且不論;但侍者只承認自己是侍者,


不敢承擔佛祖的稱謂,這很遺憾。


禪門講「直下承擔」,所謂「舜何人也,予何人也,


有為者亦若是」。


佛教講「心、佛、眾生,三無差別」,


然而眾生只承認自己是眾生,不承認自己是佛祖,


沉淪生死,無法回家,實在可悲。

無門慧開禪師曾說:「鐵枷無孔要人擔,累及兒孫不等閒;


欲得撐門並拄戶,更須赤腳上刀山。」


老國師年高心孤,對侍者用按牛頭吃草的方法,使其覺悟,


無奈侍者只是侍者,不敢承擔是佛祖。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ce Tseng 的頭像
Alice Tseng

Alice的休閒小站

Alice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