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羊座 酒精




羊兒的心原本平靜,甚至對感情有些冥頑不靈,


只是某日一團火突如其來,之後無數次,


羊兒坐在愛情劇院的一角,完全沉浸。


只有他,只有他能完全讀懂那上上下 下


如夜空中的煙花一樣耀眼的音階的全部意義,


有一種感情曾經燃燒了一切。


只是,當整顆心都付之一炬,


連火星都不再飛濺之後,


羊兒的心從此就失落了,


空蕩蕩 的,可以聽到回音。




金牛座 木頭




愛上了,就一頭扎進去,不管前方是刀山,


將自己活生生的劈斷,還是火海,


可以猛烈的燃燒殆盡,抑或是深不見底的汪洋,


就這樣心甘情願的腐爛,牛牛的心看似 冷漠,


實際上卻是最無所顧忌的勇敢。


只不過往往還有一種結局,牛牛離愛遠去,


卻忘了將心清洗,殘餘的剩渣在心裡慢慢變質,


最後發臭。


牛牛發現,原來愛一個 人,


就是毀了原來的自己。




雙子座 沙礫




雙子的心沒有安定感,恰似流動的沙礫,


可以任意的在風的引導下變換姿勢和週期。


一日卻意外的發現雙子的心中開了一朵花,


所有沙礫都滋養著它的嬌豔,如此堅 定不移。


之後,雙子寧願沒有之後,


狂風又起,沙礫飛舞,竟渾濁了天地。


忐忑的心已記不起,蕉樹下多少呢喃燕語。


心就如同沙礫從指尖流走,嘶啞的聲音,


如低 聲傾訴,純真年代的過去。




巨蟹座 水




起初巨蟹的心太清純太易被吹皺,


一遇到風,就柔柔緩緩、急急匆匆泛起愛舟。


後來,為所愛,自己的心突然間長滿了


郁郁蔥蔥一望無際的水草,


織成一道燦爛輝煌 的風景。


再後來,或者如此山野爛漫下去,


或者無端打開了缺口,


奔湧之下,湮滅了所有。


巨蟹很少會給傷害自己的人第二次機會,


因為他們的心是水做的,


而有一 個詞叫做,覆水難收。




獅子座 火




被他愛過,就休想逃脫。獅子是一把火。


他要跟愛人一起玉石俱焚。


如果有愛,就是獅子的全部生命,沒有愛,


則一切都可毀滅。


他從來不要自己,獅子要的,


是以 火的姿態在愛里焚燒的那個人。


被他愛過,強烈的佔有過,還能愛誰?


從此便只有百年孤寂。


也許,獅子的心原本不是一團火,


只是在許久以前,為了一個人,


不小 心打翻了燭臺,從此焚心以火。




處女座 冰




曾醉在水鄉,任年華似水。


怎料那寒冷襲來,就此心中冰天雪地,


一幅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理智面孔


掩蓋了躁動的纏綿悱惻。


伸出手心,冰冷的雪花融化,如心臟的溫 度。


似乎馬路對面,


總會突然出現一個愛人模糊的影子,


穿著許久以前的衣服,頭髮整齊或蓬亂,


他帶走了處女座生命裡永恆的等待。


處女座總是懷著一顆冰封的 心,


等待著一個注定離散的人。




天秤座 金




天秤座清雅浪漫,卓爾不凡,溫文儒雅,


光風霽月,可以用康橋的柔波訴說愛戀,


可以用自由的胸懷包裹著情感,


也可以用漫長的一生印證愛情的永恆。


他們的心時 刻閃耀著奪目的光芒,


映照著自己的美好與華麗,


無論遭遇怎樣的摧毀打擊,依舊如初,


有著年少的夢想與固執的憧憬。


也許,他們會在自己的心上鐫刻一個人的名 字,


但那又如何,緣起緣滅,


仍舊是顆金子般的心。




天蠍座 石頭




用千百年的歲月來雕刻自己的心,


風化了稜角,吹散了熱切,


讓心擺脫了最初的模樣,揮別輕盈的搖拽,


沉澱,積累,驀然回首,如那人仍在等待,


算是一種安慰, 萬一人去樓空,蠍子情何以堪。


把心打造成了他的樣子,便是回不去了,


能做的只是留戀和回憶,


並且這懷戀絕非良性,而是惡性循環,


直到石頭千瘡百孔,被時間 磨成了粉,


蠍子心的碎片,飄落在哪。




射手座 鐵




射手可以短暫的和許多人享受愛情,


卻不知道和其中的誰一路走去會找到幸福,


於是便不敢選擇,生怕玷污了美好的回憶。


當火熱過後,射手的心便頃刻冷卻,


冷得 如此徹底和義無反顧,讓人沒有回神的時間。


他們堅定著自己的信念和冰涼走著,


以為真的什麼都沒有留下,


卻不知道自己的心早已是鏽跡斑斑,


是記載著關於誰的 往事。




摩羯座 璞玉




摩羯的心就是一塊合氏璧,


他們守心如玉,並用平庸掩飾,


外人看來,似乎只是掩耳盜鈴式的防線,


或者是安撫良知的最後一道誓言,


然而畢竟摩羯守著的是心中對 愛情的那份憧憬。


無緣之人只看到外面的粗糙,


當廢品丟棄處理,連嘆息都吝於給予,


只有等到一個有足夠耐心和勇氣的人,


懷著堅定的誠心,剖開摩羯的內心,


會 發現居然如此驚艷,至此,不離不棄。




水瓶座 玻璃




瓶子本純淨,有著清爽透徹的玻璃心,


只是愛了,知道早已吃定了他,


所以從來叛逆,蠻橫無理,只在心裡熱愛。


不明白為什麼要那樣去愛,


以傷害來取代無處揮灑 的熱情。


是想被注意嗎,


還是不傷害就不知道愛得深?


瓶子摔碎了自己的心,


用鋒利的玻璃渣刺痛著愛人和自己,


深刻的痛感勾勒著刻骨銘心。


最後,愛人走了,瓶 子想重新開始,


卻總是忘了自己最初的樣子。




雙魚座 水晶




魚魚本想平庸快樂的走完人生這個輪迴旅程,


於是只讓透明的晶瑩蔓延,


然而卻往往被生活蹂躪的接近枯萎。


冷硬的外貌開始湧現,


任由時間去消磨生命的味道。


終 於釀成了一顆水晶心,


裡面殘存著明媚的夢想,


然後將厚重的外殼披上,


應付情感中無法避免的傷痛,


和這個世界的現實感。


這時,才發現,人生往往只需要一個頓 悟,


不可預見,只可遇見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lice Tseng 的頭像
Alice Tseng

Alice的休閒小站

Alice Tse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8) 人氣()